专题 | 关于我们 | 热门导航 | 标签 | 手机版 | 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童年的记忆

编辑:素年 2019-10-09 17:23
来源: www.laoluhome.com
本站数据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参考。
文章简介:传说鱼的记忆只有六秒,而我童年的记忆却是永恒——题记 童年的记忆是热闹非凡的游乐场,童年的记忆是一粒粒独有风味的话梅果,童年的记忆是一把把柔软清甜的“毛衣”。 逛大会
传说鱼的记忆只有六秒,而我童年的记忆却是永恒——题记
童年的记忆是热闹非凡的游乐场,童年的记忆是一粒粒独有风味的话梅果,童年的记忆是一把把柔软清甜的“毛衣”。
逛大会
记忆中每年的三月二十八左右,便是吴城一年一度的庙会。每到这个时候,妈妈便慷慨解囊给姐姐一百多元钱,让我们逛大会。姐姐教我射击,我眯缝着一只眼,另一只眼对着瞄准器,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大玩具变成了我的“猎物”;还有卖宠物龟的;还有浇糖画的——两元一个,用一个转盘,上面刻着各种动物,转到哪一个就可以浇一个苦苦的、又带着一些甜味的动物糖画。还有一些让人垂涎欲滴的麻辣食品,如炸鸡腿、烤面筋、炸鸡翅等等,有的让我大饱口福却叫不出名字。最有趣的还有海盗船、马戏团,还有一个能把人抛起来的“空中大转盘”;声音最大的是听说不健康的歌舞团。这些都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,除了让我望而却步的歌舞团。
话梅果
不知为什么,我小时候迷恋上了话梅。吴城并不像桐柏零食这么多,记忆中连超市也没有,纵观整个小镇,也就一家小小的、窄窄的小卖部吸引着我,卖着零食和玩具。所以话梅果便在我小时的心中成了最高大上的食品。
每天早上吃完早饭,妈妈便给我五元钱,有时候那些钱变做竹签上的糖葫芦,有时候化作一串串毛蛋和香肠。然而,它们变成话梅果的时候是最多的,一毛钱一粒,有时候买二十粒,更有时买个五十粒;放在舌尖轻轻舔一下,它那酸中带着一种微甜的味,让我陶醉;如果放在阳光下,我发现它竟然是那么的像琥珀,有点后悔吃了它。
春“毛衣”
小时候,在后村的农田里人们习惯秋天的时候把野草给烧了,妈妈说那是“烧荒”。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第二年春天便可以长出绿油油的茅草,等到茅草开花的时候,我常常缠的姐姐去抽“毛衣”。
记忆中,姐姐抽出一把把绿色毛笔状的“毛衣”递给我,我小心翼翼的剥开“毛衣”,露出中间毛绒绒的白色的东西,像棉花糖,像毛毛虫,但我不怕它,柔软清甜的“毛衣”接连不断地塞在嘴里面,好像吃不够似的。姐姐总是在旁边说:“不能吃多呀,吃多会流鼻血的!”我有时也会恶作剧,一边说着顺口溜:“吃毛衣,屙套子;给你老公公编帽子!”一边冷不防的把嚼过的“毛衣”粘到姐姐身上……“毛衣”至今还是我童年最神秘最有趣的记忆。
童年的记忆似牧童的短笛,婉转动听;童年记忆如叮咚的山泉,欢快活泼。记忆中热闹的庙会,像琥珀一样的话梅果,还有春天里的抽“毛衣”——时常在我的脑海中回荡,闯进我的梦乡。

上一篇:小熊扫落叶

下一篇:教师说

免责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图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只作为引用,如原作者表明身份要求本公司停止使用该素材的,请联系本站删除,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