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 | 关于我们 | 热门导航 | 标签 | 手机版 | 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四月花开

编辑:露露 2019-11-20 16:17
来源: www.laoluhome.com
本站数据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参考。
文章简介:题记——父爱,宛如那一簇淡淡的樱花,没有任何言语,也不需要装饰,只有用心去嗅,才能发现那淡淡的花香,其实就飘散在四月的阳光下...... 四月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,星

  题记——父爱,宛如那一簇淡淡的樱花,没有任何言语,也不需要装饰,只有用心去嗅,才能发现那淡淡的花香,其实就飘散在四月的阳光下......

  四月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,星星点点地撒在地上,韩樱走在林阴间的小道上。微风拂过她额前的发丝,她站在一颗开满繁花的樱花树下,微笑地轻喃着:“爸爸,樱花又开了呢!”美丽的花瓣纷纷扬扬的在她的头顶旋转,飞舞,仿佛又让人回了三年前的那个晴朗的午后......

  “韩樱,听说你爸回来了呢!”韩樱的邻居兼好朋友小珍欢快地跑过来对韩樱说。

  “他不是我爸爸,我从来就没有爸爸。”韩樱转过身去,继续擦着黑板,平淡地听不出一丝波澜。终于擦完了,她放下黑板擦,转身离去,只留下小珍无奈地欲言又止。

  看似平静的消息,却如一块投入韩樱心湖的石头,激起无数涟漪。他要回来了吗?离开四个多月了,她甚至已经忘记他的容貌,或者说她从来都没有刻意去记住他的样子,毕竟他们相见的次数艘不多,而且每次都那么匆匆。

  星期六只有半天课,很快就结束了。她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在她最爱去的公园逗留了一会,那里有一棵她最爱的樱花树,很小的时候,父亲也曾带她在树下玩耍,虽然很短暂。直到不能再晚,她才拖着沉重的书包回到家里。

  她环视了一眼屋内,默不作声地放下书包,朝自己房间走去。韩亦正坐在藤椅上看着报纸,制服还没换掉,让人感觉一种特有的威严和光辉,只是在韩樱眼里却如此刺眼。不错,韩樱的爸爸是一名警察,经常出差在外。

  “小樱,你回来......” 袁音拿着锅铲从厨房露出半个身子,还没说完,韩亦放下报纸,沉声说:“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  见韩樱不语,袁音忙打圆场,“你看你,女儿一回来,就开问,女儿这么大了,能出什么事啊!真把职业病带家里来了!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我做了你最爱的红烧鱼呢!小樱你快洗洗手,很快就开饭了!”

  韩樱家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像样地吃过这样一餐团圆饭了,可饭桌上的气氛显然和以前一样,还是不怎么好,只有袁音努力维持着仅有的笑容。她不是不知道这孩子从小就和爸爸关系不和,可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“妈,我吃饱了。“韩樱才吃了几口,就放下筷子。

  “这么点就饱了吗?”袁音韩樱妈妈也放下碗,担忧地问,“今天你爸也回来了,多吃点吧!”

  “他不是我爸!我没有这样的爸爸。”韩樱倔强地抬起头,一个巴掌应声而下。

  袁音颤抖着说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爸?太没礼貌了!”

  “不,他不配。”韩樱捂住脸颊,直视着韩亦,“你回来做什么?你还记得有这个家吗?你不属于这里,都是因为你,你永远不回来多好。你走啊!”说着,望了一眼袁音发红的眼眶,飞奔出去。屋内,韩亦手上的碗“啪!”地一声落在地上,眼里的光泽顿时暗淡下来。随即,他转身追了出去......

  没有犹豫,没有停留,韩樱不停地奔跑。她不知道要到哪里去,眼泪止不住地留下。为什么?为什么?从小到大,她一直问自己,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疼爱,而自己的爸爸却一年见不到几次面。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妈妈就告诉他,爸爸是个警察,很崇高的职业。爸爸要在外面抓坏人,要维护社会秩序。可是小小的她一直不懂,为什么父亲宁愿一年到头在外面跑,却连抽点时间陪陪她和妈妈都那么吝啬。他不想自己的爸爸有多么伟大,他只想爸爸能多陪在自己身边,像别人的爸爸一样,能讲故事给她听,骑在爸爸的脖子上,到处去玩。

  幼儿园里有一些淘气的男孩子嘲笑她没爸爸。她总是噘起小嘴,喊着:“我有爸爸,我爸爸是警察!”“你爸爸不要你了,不然他怎么从来不来看你?”“他......他......”每每这时她沉默了,然后黯然转身,不理会身后的人,流着眼泪跑走。渐渐地,她好恨好恨爸爸,也恨警察。17年来,她从未叫过爸爸,“爸爸”这个词语对她来说竟是如此陌生。

  泪水肆意在脸上蔓延,她蹲坐在那棵樱花树下,樱花瓣一片片落在她的头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缓缓抬起头,只见韩亦正坐在她身边。他正抬头望着樱花。她瞥过头去,不去看他。

  “樱子,原谅爸爸好不好,是爸爸不好,老是出差,没时间陪你和你妈。”韩亦望着女儿缓慢地说着。

  她瞥过头去,不去看他。

  “其实从一开始走上警察这条路,我就知道要付出多少,但是爸爸没有后悔过,但是爸爸是真的不小心忽略了你的感受。我知道,17年来,我欠你们的太多......”

  “你走,我不要听,这么多年来你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?我早就没有爸爸了!我不想看到你!”韩樱捂住耳朵。

  突然,一只皮球直直地冲韩樱飞过来。他本能地抬手韩樱挡住。皮球落在地上,一帮在公园里玩耍的小孩子们跑过来,连声道歉。韩亦和蔼地拿起皮球递给他们。“警察叔叔,你人真好!”他有些诧异,又看了看身上的制服,笑着摸了摸其中一个孩子的头,“快去玩吧!”

  而望着这一切的韩樱心里却苦涩难当。该感激父亲?还是该恨父亲?她不知道。在她心里,他从来就没有关心过这个女儿。这时,韩亦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他接完电话,对韩樱说:“我走了”说着转身。

  韩樱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父亲,看着他转身,双眼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憔悴。他又要去执行任务了吗?为何又是这么匆匆?爸爸一直都是这样,那么多的责任压在肩上,也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那一瞬,韩樱仿佛觉得,爸爸老了。她猛然发现,其实爸爸的心,她一直不懂......

  望着爸爸越走越远,只是回了一下头。她双唇动了动,可一直没勇气把那个17年最禁忌的字说出来......然而她也没有想到樱花树下一别竟是永别,爸爸在这次执行任务中离开了。她知道,这个家从此不再完整了。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,她多想叫韩亦一声“爸爸”啊,可是,来不及了......

  整理爸爸的遗物时,一本日记本赫然出现眼前。韩樱小心翼翼地打开:

  “今天女儿出生了,我给她取名“韩樱”,希望她像樱花一样天纯洁烂漫,幸福快乐......

  今天是樱子的生日,我特地准备了礼物,可她不要,其实我也想陪她过生日的......

  今天去学校给樱子送伞,怕她见了我不高兴,就叫小珍给她带去了......

  ......”

  “爸爸!今年的樱花很美呢!不过我还是觉得三年前的最好看呢!”韩樱轻轻坐在樱花树旁,微笑着说“你知道吗?不久,我就要离开这里去上大学了,我报了一所警校呢!爸爸,你会替我高兴的,对吗?”四月的樱花是那么繁茂,仿佛倾尽所有的生命力尽情绽放。她伸出手,一片樱花瓣飘落,静静落在她的手心,泪水滑过脸颊,落在纯洁的花瓣上,她仿佛又看到爸爸转身时留下的那抹身影,如此高大......

上一篇: 流连在沧桑的古城

下一篇: 谁去关灯

免责声明: 本站部分内容图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只作为引用,如原作者表明身份要求本公司停止使用该素材的,请联系本站删除,谢谢合作!